最新动态
最新作品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01象征的形象——读戴顺智的水墨肖像

几年前,在编撰《中国肖像:十年精神史》一书时,我曾对肖像 画的现状表示了极大的不满。原因是,当代肖像画过份关注人的世俗品质,流水帐般记录了无数个不同的角色和形象,差不多快成了摄影术。作为一般的肖像画,这 没什么不好,但从肖像艺术创作的角度上看,失去了超验品质的当代人的肖像可亲而不可敬,易于流行,却无法令人感动。因而,在文中,我着重重申了历史上伟人 肖像画的“秘诀”,即:它是作为一种生存象征,作为一个生活的寓言而被创造的,肖像画只有达到了这个高度,才能扩大和延伸画面的意义,才能使肖像画具有观 念和思想价值。

02烟雨牧歌 清音独远——读戴顺智的《牧放图》系列作品

以我的体验,在人流匆忙的现代都市,最难做到的莫过于把浮躁的心情沉静下来,不断蓄积创作的源泉和灵感。对于匆忙和浮躁, 有一个办法,就是与产生匆忙和浮躁的环境保持一定的距离,远观或不观,躲进小楼成一统。当然,那种“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生活是不可能存在的,这样的理 想只能从陶渊明的诗中体会和感受了。

03读戴顺智水墨小品

水墨人物历来就是个有难度的活儿,对画家的要求特别高。“论 画,人最难”,自不待说,而水墨人物是难上加难,高难。首先,要求画家有扎实的造型本领,“应物象形,骨法用笔”,这要经过长期的训练,方可心手相应,把 握结构,抓住物象。戴顺智读的是中央美院中国画研究生。若论人品,本就是个踏实周正的北方汉子,又肯下得功夫,从基础源头上打入门去,修炼一番,又打了出 来。他的画儿,线条劲健,造型淳厚,水墨意味正宗。戴顺智读研究生时候的毕业创作是一件大幅人物画,画君子赴义,慷慨壮阔,气象是很大的。画面又结实耐 看,体现了一位优

04“牛”的当代性——有感于戴顺智的牧牛系列作品

戴顺智先生应该是我交往中的老朋友了,其为人厚实可信,做事替别人想得比较多,给人总有一种踏实与信赖感,三五年前虽然彼此陌生,但已经电话神交两三载,去年初秋前去北京拜访,更觉此人可交。那时对他的艺术创作印象最深的还是他画的一系列“人 物肖像”,给人视觉感受非常强烈,在当代中国人物画届面貌独特、戛然而出。他画的一批小品画也有自己独特的风格,虽然看起来没有一些当前的人物画家来的 “悦目”,但是夸张的造型强化了观众的视觉感受,造就了独特的视觉图式,这一图式用艺术风格学的措辞来形容的话就是“奇”、“崛”、“怪”、“诞

05走进精神的深层——中国人物画家戴顺智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戴顺智教授擅长人物画创作,而且创作题材很单纯的定位于人物肖像画。这在众多人物画家中,显得有些特别,甚至有些另类。其作品形式单纯,语言精练,既蕴含着东方传统艺术的神韵,也透出现代审美意识的灵性。

06禅心所寄 水墨清音--谈戴顺智先生水墨小品画

小品画最初是画家锻炼笔墨技巧每日必修的功课,它随意、自由,是传统文化人为摆脱世俗生活的压抑而抒发心性和精神寄托的方 式,它无论在题材还是在形式上,都能很好地传达出他们特有的情怀,因此一直为文人士大夫喜爱。近十多年,人们的思想已渐渐从“文革”的阴影中走出来,新一 代画家在一个更为开放的环境中进行艺术创造。小品画,也像一只蛹变的蝴蝶,翩翩起舞,在东西方文化的共同作用之下,它的肌体也越来越丰满,并呈现出各种不同的艺术面貌。

07没有传统的创新是肤浅的 没有创新的传统是僵死的--戴顺智先生访谈

时间:2007年3月26日上午
地点: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国画系
采访人:舒心
形式:根据采访录音整理(原载《国画研究》总第13期)

08日记三则(之一)——我去黔东南看斗牛

杨主席是苗族人,乡政干部出身,对黔东南少数民族民俗民风如数家珍。他告诉我们鼓藏节是摆底苗族祖先订下的的祭祖庆典活动,每十三年才一次,是摆底村的重大节日。节日长达十三天的庆典活动。

09日记三则(之二)——我去黔东南看斗牛

一觉醒来,我急忙想去看斗牛大赛,文联何主席说:“我们这儿斗牛赛都只有下午开赛。我们上午先去别的寨子观景”。于是,我们开车前往巴拉河流域。途中我向窗外看去,啊!远山梦幻般的景色将我迷住了,我大呼停车!

10日记三则(之三)——我去黔东南看斗牛

2012年3月2日 阴 有小雨
一早,天下着蒙蒙小雨,凯里在飘渺雾纱的披戴下格外诗意。我们的车开出凯里东门来到牛市。从车窗中望去许多头牛在牛市的场内外或站立、或转着圈,牵牛的主人和各种神态的牛群在时隐时现的山脚下,很像一部繁忙热闹的牛市动画片。

共 11 条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