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最新作品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走进精神的深层——中国人物画家戴顺智

文:韩墨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戴顺智教授擅长人物画创作,而且创作题材很单纯的定位于人物肖像画。这在众多人物画家中,显得有些特别,甚至有些另类。其作品形式单纯,语言精练,既蕴含着东方传统艺术的神韵,也透出现代审美意识的灵性。

 

戴顺智把生活当作创作的母体,在生活中自由地呼吸成长,在生活中感受人生况味,体察世态百相。因此,他创作的人物肖像作品,多以人物原形为参照,而且和人 物原形极为相似。但是,这种和人物原形相似的肖像已被画家以特有的造型方式,纵横交错的笔墨重新解构,完成了对原形个体精神史的挖掘与表达,融入了画家自 己真知灼见、自己的个性气质和学识修养。显然,画家内心深处更钟情于那种经典性的艺术样式和审美趣味,正因如此,画家才得以游离于普遍的现代艺术规则之 外,突破流行图像的普遍热潮,意外地获得了更加突出的个人意义。

 

将人物肖像由表象描绘转换为象征性表达,使戴顺智的作品触及到了精神表现的深层。而独特的形象塑造手法,则是画家将人物肖像象征化的一个重要表达方式。他 塑造的人物形象虽然源自具体的人,却更具有某一独特年代、某一社会群体的共同精神实质。如他作品中的山民憨厚质朴,内俭耿直,目光深隧,呈现出一种平淡而 沉默的精神意味;还有,旧时军阀的专横跋扈,前朝官吏的小奴伪善形象,以及当代学者的严谨含蓄,都让人透过这些,看到了不同社会人群所独有的精神特征。

 

在形象的象征性方面,戴顺智运用一种非形象的笔墨方式来结构画面。看似依据面部结构而生笔墨,实际上,已超越了真实面部结构。这不仅仅能最大限度地发挥笔 墨的特性,更重要的是在有意无意之间,达成了形象由世俗化向象征性的转化。由此,人物形象便比较自然地转换为当代社会、当代人的社会意象。这种象征意义, 无疑来源于画家对生活的细微观察、体验和对人生意义的哲理性思考。

 

笔墨是中国画独特的艺术语言,在画家艺术个性化的构成中,笔墨的个性化尤为关键。戴顺智的笔墨、点线结构是在人生体验之上的独创。他深深体会到中国画的用 线可以吐露最为柔和的情感,也可以显现最为强劲的力量。线条的轻重缓急,犹如变换丰富的音乐节律,可以营造出极为丰富而广阔的意境。正是在对细柔线条的自 由变化运用中,他尽情的书写着内心情境,并将其组合为人物形象、背景、物象。除了线条,另一重要艺术语汇便是多式多样的墨点。其画中点与线相互交织,或疏 或密,或浓或淡,或大或小,或润或枯。使画面人物形象松散时以点使气脉相连,拥塞时以点使气息畅通,也可以使需要含蓄处朦胧模糊。点,成为戴顺智画面必不 可少的主体构成要素。

 

 在构图上,为了避免呆板,戴顺智吸收了现代构成的一些方法,又融入一些传统符号,简洁的背景与丰富的肖像主体形成强烈对比,使画面大方又不失灵动,值得注 意的是,在画家众多画面背景的构成中,常用不规则的重色块或竖或横,在作品中,这并非仅仅是为了画面的纷呈或线面的简单组合,而是画家自由人生的体悟,犹 如山民迷邃的双眼神秘而不可言状,让人面对画面时,更多了一份思考。

 

源于对人生的责任感,戴顺智的小品画与他肖像创作同样直面人生、关注人性之美。他的小品人物应该属于文人画范畴,显示出画家在诗、书、印多方面的综合修 养。画面中人物多以休闲的野逸生活为主,具有古典文人画典型的出世、超脱的精神追求。不难理解,画家身处繁华闹市与快节奏的生活状态,无疑对那种幽静、恬 淡的生活情趣更为向往。而把内心的精神追求诉诸笔墨,以游戏的心态来消解生存现实,原本就是文人画的主要功能。戴顺智的小品画格调轻松、情趣幽雅,既能悦 己,又能娱人。与众不同的是,他站在当代生活的基础上看古人,古人也并非不食人间烟火,画家按照生活的逻辑,画出了古人情感世界的喜怒哀乐,画出了合乎常 理的生活情趣来。

 

殊途同归,其实这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戴顺智的水墨肖像创作与小品人物画同样具有普遍的当代意义和积极的现实意义。从中,我们也可以感受到,戴顺智,是那种具有民族文化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的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