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最新作品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读戴顺智水墨小品

文:范扬


水墨人物历来就是个有难度的活儿,对画家的要求特别高。“论 画,人最难”,自不待说,而水墨人物是难上加难,高难。首先,要求画家有扎实的造型本领,“应物象形,骨法用笔”,这要经过长期的训练,方可心手相应,把 握结构,抓住物象。戴顺智读的是中央美院中国画研究生。若论人品,本就是个踏实周正的北方汉子,又肯下得功夫,从基础源头上打入门去,修炼一番,又打了出 来。他的画儿,线条劲健,造型淳厚,水墨意味正宗。戴顺智读研究生时候的毕业创作是一件大幅人物画,画君子赴义,慷慨壮阔,气象是很大的。画面又结实耐 看,体现了一位优秀人物画家的深厚功底。读书过后,戴顺智又行万里路,赴青诲、甘南藏区采风,创作组画,在画坛引起了关注。后来,他又以酣笔浓墨画山民农 夫,以焦墨作大幅头像,线条交错,丘壑纵横,画出了特别的味道。应当说,在人物画这个领城里,戴顺智扎扎实实地走了一遭,现在再来发话,有发言权,有底气。有了这个底气,拎起笔来,作人物小品画,那是应了古人所说:“疤丁解牛,游刃有余。”

 

我们仔细读一读戴顺智的水墨小品,看得出中国传统笔墨薪火相承的脉络。《浴马图》有元人意趣,《柳荫读书》是老莲笔法,《煮茶图》、《课子图》中,有着黄 瘿瓢、任伯年的线条韵致。实际上,不知不觉间戴顺智在继承上有了发展,笔下自己的东西越来越彰现了出来。线条的爽利,造型的稚拙,落墨的清朗,设色的滋 润,这些都是他的独到之处。无论是题材的选择,还是手法的表现,戴顺智都有着自己的主张。

 

四顾回首,我们周遭的世界,实在是太过纷繁喧器了。战争恐怖,暴力相侵,商海沉浮,人事纷争,最近比较烦。人们需要奋斗搏击,人们还需要在自己的心中留一 方净土,休养生息。于是,画家的砍田笔耕,便成为他们的生涯所在。戴顺智是老实人,不要喜好欢宴夜饮,不耐烦高谈阔论,喜欢安安静静地待在家里,待在画 室,濡墨吮毫,第向耕耘,画着他自己的画儿,这也是一份选择。耐得寂寞,得了清静,净化了心灵,纯粹了笔墨,俯仰之间,得失在其中矣。这样,又恰恰暗合了 中国人的审美意识,追求的是典雅,闲逸的高尚趣味。因之,他的画品格是上乘的,章法上往往自出机杼,笔下人物意态闲雅,点画之间,虽着墨无多而清新俊逸, 神彩飞扬。这样的画儿,是有看头的,内行能看出手法门道,外行可以体会意境味,悦目,养人心性。老实说,只有这样的画儿,才能上得厅堂,入得书房。客来闲 坐,奉上清茶,品茗观画,展卷抚册,读人物小品,评头论足,欢喜把玩,不亦快哉。

 

这几分闲雅,我们可以从戴顺智的画中觅得。